安仔

翔哥粉双一粉,不拆

星星色的天空和星星色的海水

孙翔1202生日快乐♡♡♡


【周翔】

【注意避雷】

【私设第十一赛季】


周泽楷觉得孙翔的眼睛特别的好看。

倒不是说孙翔生得就不好看,英俊的五官相互配合,该凸该凹的地方一点不含糊。本就生了一张线条分明的脸,一米八几的身高又给他加了不少的分儿。

但周泽楷觉得他全身上下最好看的莫过于那双眼睛。

有时候在晨光微熹的早上,轮回的队长刚吃完早饭经过宿舍走去训练室,迎面走来睡眼惺忪的青年,一手揉着眼角,打着呵欠说着“队长好”。眼神迷蒙得,就像是新生的动物幼崽,眼底掩不住的是对新一天的期待与热情。

又比如比赛之前,他坐在选手席上,双眼满是自信与不羁,就仿佛有那么一把火,直直烧到你心窝里去,那样你觉得跟这个人在一起,无论如何都是会赢的。


周泽楷就这么盯着孙翔的侧脸看着,看他的眼睛,还有往上翘着的睫毛。


今天是轮回的庆功宴,这一赛季,轮回仿佛燃尽了一切燎原之势,一路领跑,势如破竹地攻下对手的城池,即使在季后赛稍有阻滞,也算是有惊无险地拿到了第三个冠军。

对于孙翔来说,这是他加入轮回以来第一个冠军,也是他职业生涯中第一个冠军。

周泽楷不禁想起今天在闪光灯下捧着奖杯的孙翔,那样一双眼让人想忘也忘不了。他见过孙翔训练时紧盯屏幕的眼睛,也见过孙翔闲暇时间低垂着头按着游戏机的眼睛,还有竞技场单挑自己胜利后的眼睛,但今天的孙翔即使是每天仔细观察着的轮回队长也没见过的。周泽楷说不清那眼睛里藏了什么,有的是激动,但更多的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孙翔是一路跌跌撞撞走过来的。


刚出道是周泽楷自然是听闻过其大名的,第七赛季最佳新人就是一匹黑马,横冲直撞竟是真让他闯出了一条路。辗转去了嘉世,顶替荣耀教科书带领那样一支豪门队伍,操纵着一叶之秋,什么也不会怕似的。但他确实是冲过了头,像是脱群的孤狼,不过凭着一嘴尖牙一双利爪又能闯到哪里去呢?

他背负着众叛亲离的骂名,灰头土脸地来到了轮回。

但周泽楷知道,他能看懂这个人眼里沉睡的傲狼。


酒过三巡,一桌的人趴倒了大半。这群不胜酒力的职业选手平日里哪碰过酒杯,几杯啤酒就不省人事了。

周泽楷抿抿杯子里的果汁,转头去看身边的孙翔。孙翔刚刚被杜明激得一口闷掉一整杯啤酒,这会正抱胸窝在沙发里,面颊发红地闭目养神。那双好看的眼睛也闭上了,略长的睫毛就盖在上面。

好像察觉到了周泽楷的目光一样,孙翔抖抖睫毛睁开了眼,正好对上了周泽楷的视线。他愣了一愣,接着就笑了起来,他说“队长啊,我今儿真的特开心,真好——”说完也不管周泽楷听没听见,就把头缩回去接着闭目养神去了。

不行了。

周泽楷心想。


回俱乐部的路上,孙翔整个人都是挂在周泽楷身上的。还有点意识的吴启架着不省人事的杜明钻进出租车,回头看着身后粘在一起的两个人说道:“队长,车坐满了,要不你再招一辆?”周泽楷看看塞了四个人的车厢,冲吴启点头示意。

此时已是入夜,夏季潮湿的晚风迎面吹来,树影摇曳,吹走了周泽楷的几分醉意。半身挂在身上周泽楷身上的孙翔念叨了几句,扒着周泽楷的肩膀站直了身子,可脸依旧贴在周泽楷脖颈旁,若有若无地呼出潮湿的吐息。

周泽楷醉意未散去,脖颈这种敏感部位又被身边人无意识地撩拨,整个人就蠢蠢欲动。就在轮回的好队长内心的小人蠢蠢欲动的时候,忽地感到耳畔一热,有什么柔软的东西贴了上来,紧接着一个低沉好听却有些含糊不清的声音说——

“队长,我们去散散步吧。”


午夜十分,S市仍旧一片灯红酒绿,成群成对的男女手挽着手去度过他们美好的夜晚,而白日里人潮涌动的海滩却只剩下零零落落的几个人,还有夜空停驻的星。

他们来到最近的一处海滩上。

海风吹过,周泽楷的醉意已退去,鼻腔里,胸肺里只剩湿润咸腥的大海的味道。周泽楷转头去找硬扯着他来的孙翔,却发现那小子早就跑去了几步之外的地方,圈了一片沙滩坐了下去。周泽楷几步走到他身边,低头看看脚边的人,也坐了下来。

原本双眼微眯的人察觉到身边人的存在,眨眨睫毛就睁开了眼,转头盯着周泽楷看。

“周泽楷你睫毛好长!”孙翔凑了过去,呼吸都喷在周泽楷脸上,“眼睛也好漂亮——”

周泽楷觉得两个人的距离近到他呼吸都要停止了,眼底生出了暧昧不清的情绪。

偏偏眼前人没有丝毫自觉,盯着他一双漆黑的眼珠研究了半天,好像是在搜刮一肚子的词语来跟周泽楷解释自己的感受。

孙翔扭头瞥了一眼身后涌来的浪潮,眼神里悦动起了欢呼“对对,就和我身后的海水一样!”他伸手做出一个让周泽楷意想不到的动作——捧住了周泽楷的脸颊,“就像有星光倒进去的海水,星星色的海水!”

周泽楷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了一跳,愣着看孙翔捧着自己的脸,神情激动。

趁着周泽楷愣神的时候,孙翔开口道“周泽楷,你是个好队长啊。。。”孙翔放开周泽楷的脸,自顾自地就说了起来“在嘉世的时候我真的好不甘心,你说吧,我哪点比不上叶修啊。当年我在越云,怎么说在联盟里也掀起了不小的风浪吧,怎么一到嘉世就成那样了?”孙翔的喉咙好像哽了一下,海风卷携着他的声音飞去了天上,周泽楷一下子听不分明了。

“叶修那个混蛋,我早晚要超越他的!!”周泽楷听出话音里的咬牙切齿,不禁笑了,嘴角抿成一个好看的弧度。

“周泽楷,你笑我??”孙翔听到身后“嗤——”的鼻音,转身跳起来就要掐周泽楷的脖子。周泽楷被他逗得笑了起来,孙翔自然是不敢对周泽楷下重手的,边掐着边把自己笑得眼泪都要下来了。

笑得肚子疼的孙翔就这么仰躺在沙滩上,轻薄的T恤纠在胸前,肚皮从衣服下摆透了出来,跟微凉的夜风打了个照面。

周泽楷效仿他也躺了下来,后腰贴着细软的沙子,耳边还能听见潮起潮落哗哗的声音。

孙翔翻了个身,面对周泽楷,身上还带着微醺的醉意叫“周泽楷——”

周泽楷觉得喝醉了之后的孙翔简直就是小动物,话还特别多。

不过落得自己开心。

周泽楷侧过脑袋看着身旁的人,这个人天生就带着不羁的傲气,眉梢上挑。他本就天资聪颖,又岂能黯淡无光?就像头顶熠熠生辉的星辰一样的,非要经过深邃夜空的淬炼。

一片静寂。

孙翔打破了沉默。

“周泽楷,我们拿到冠军了。”


“周泽楷,我累了。”


“周泽楷,我想留在轮回。”


“周泽楷,我们还要一起,拿好多好多个冠军,对不对。”


“……嗯。”


周泽楷睁开眼对上的是孙翔的那双被他观察了很久的眼睛。

头上的万千星辰此时都像汇聚在这双眼里了,在漆黑的夜幕里闪着光,在喑黯也遮不去这光芒。


这双眼里藏的可是星星色的天空啊。


“孙翔。”周泽楷慢慢地开口了,“你的眼睛,很漂亮。”他伸出食指在孙翔的眼皮上点了点,“这里,有星星色的天空。”


孙翔“噗嗤”地笑了。


周泽楷抿抿嘴也笑了。


远处海天相交的地方,有群星闪烁。


                                                                            —END—

好久没写东西了手好生[好意思说?

趁着翔翔生日赶紧爆肝搞出了生贺qwq

说起来喜欢翔哥已经一年多了,从刚开始对这个角色的厌恶到有好感到喜爱再到现在沉淀下来的和这个角色的共鸣,已经不记得怎么喜欢上他的了,注意到的时候已经是翔翔的脑残粉了。。。

翔翔过个生日感觉比自己过生日还开心♡♡♡

明年还会更加喜欢翔翔的!

[产出什么的。。。再等等?


保住轮子使劲蹭!!!这两个人擦肩而过这种事情现在想想还是好戏剧啊——还好你不嫌弃我娇情qwq


轮子doge:

小伙伴@安仔_ 的《起风了》

哼哈哈哈超喜欢这篇文!!


【百日孙翔day07】擦枪点火 01

*cp周翔避雷注意

*私设成堆

*不良高校paro[虽然第一章全是废话]

*设定里孙翔还是个乖宝宝但是里子却是绝对是不安分的

没问题的话我们就开始?




孙翔第一次见到周泽楷是在初三那年。


那个时候的他留着板寸,架着眼镜,宽松的校服往身上一套,俨然一副好好学生的样子,即使经常被同班的唐昊嘲笑土气。


孙翔初中整整三年都是在越云初中叱咤风云的人物。初一摸底考试以遥遥领先的分数进入越云私立初中的重点班,此后一直稳居第一。初二时经历了一段低谷期却也很快挺了过来,初三更甚,几乎次次作为学生代表在国旗下讲话。


身着越云蓝白为主色调的校服的孙翔,站在高台上,低垂着眼认认真真地念着演讲稿,细软的黑发贴在鬓角,黑色眼镜架在眼前,头顶是招扬的鲜红国旗,整个人就散发着清晨初升太阳的气息。


初三一整年的两点一线枯燥无味,孙翔每天收拾好功课和作业背好书包就直奔校门。孙翔家在S市也算是小有名气,当年孙父独身一人扛着包裹就来到了S市,几十年下来倒也闯出了些许名堂,娶过孙母后没几年家里就添了孙翔这小子,如今事业有成家庭和睦就慢慢淡出公众的视野了。


孙翔拉开自家专车的门,把书包往车里一扔就钻了进去。司机听着孙翔絮絮叨叨地讲着学校里发生的事一边笑着一边发动汽车,自家小少爷倒也是个活泼好动的主,只是平时在学校憋的久了,免不了得有个途径发泄。


孙翔说着说着就停下来了,司机小哥以为他是说累了,便提醒他一句喝点水休息一下。孙翔摸过身边的矿泉水瓶张口就灌,边灌还边往车窗外面看。他看到车窗外面来来往往的同学,三五成群地结伴一起在学校外的小店出入,手里拿着小零食,有人脸上笑得绽开了花,有人愁眉苦脸地看钱包,不知道又是哪个倒霉鬼打赌输了。还有几个人,穿着改过的小脚裤,跟在像是头目的人身后,纠成一个小团体招摇地从校门口走过去。孙翔想到早上晨会,他因为摘取市物理竞赛第一上主席台接受校长奖励的时候,台下的人也是用这种崇拜的目光看着他。台下的人知道他叫孙翔,他拿了市里第一的成绩,他学习很好,人很乖,其他呢?


他看着窗外的人群,穿着跟自己一样蓝白色的校服,背着和自己一样沉重的书包,仅仅是隔着一块玻璃的距离,却远得像是两个世界。


孙翔又猛喝了一大口水,擦擦嘴角就转过头去看后视镜里映出来的自己,一副乖乖宝宝的样子,他透过镜子看着自己漆黑的眼珠,他仿佛看到另一个自己在叫嚣着,蹦着跳着要出来透气。


把孙翔这密不透气的生活砸开个裂口的人,是个陌生人,后来孙翔知道了,这个人叫周泽楷。


越云初中临近的一所学校叫轮回。


轮回高中在S市一算重点院校之一,但学校两极分化极其严重,尤其是校内吊车尾的学生,经常来越云窜个门顺手牵羊地打劫几个学弟


临近毕业,几轮复习也进入收尾的阶段,孙翔也总算能喘口气。能复习的,要准备的都一点不差地搞定。


孙翔拖着背包在校门口望眼欲穿地往路口看着,几分钟前司机小王打电话来说楼口堵车了要迟几分钟叮嘱孙翔说千万别乱跑。


孙翔恩恩地答应着,一边双脚已经不由自主地挪动了。对于每天专车接送的自己来说,这样自由的机会可不多。


他关上手机就径直往自己前两天踩好点的巷口走了过去。


小巷悠长延伸进了一片居民楼,此时已是临近傍晚,夏季的黑夜总是降临得很晚,天色黑下去一角,老旧居民楼门口的电线杆上绑着电灯,发出微弱的黄光,染出一小片光芒。


孙翔几天前发现这个小巷口,来往的人很少,平时都是静悄悄的一片。

他卸下背后的重量,斜靠在水泥墙壁上,低头看自己的脚尖。


这个时候他听到了脚步声。


几个高大的学生模样的人走了进来,边发出意味不明的笑容边走近了。

为首的人个头目测甚至超过了一米八,只见那人一步一步地逼近,嘴角上挑着说到:“呦,小少爷,落单啦?”


孙翔警觉地瞪着他,双拳攥紧。这几个人明显看上去就面相不善,开口就是小少爷,分明是盯了自己不短的时间,眼瞅着自己落了单才跟了上来。


孙翔估计着对手的战力,一边在心底揣测。让他惊讶的是自己居然没有一丝慌乱,反而浑身的血液像是沸腾了起来一般地蠢蠢欲动。


开口竟是自己都没想到的话。


“呵,总比弱鸡们纠集成团要强多了。”


高个子的男生一愣,继而脸色一沉“大少爷也会说这样的话啊——”


孙翔眼前一黑就觉得脸颊一痛,整个人被掀倒在地,嘴角也尝到了铁锈味道。


他伏在地上,嘴里疼得说不出话。


孙翔想着今天算是失策,这顿揍是免不了的了,第一反应是抱成团保护腹部免受拳脚。


只听到一声闷哼,想象中的重拳却并没有落在身上,孙翔眯起眼往上看,模糊的视线里只能看到一个漆黑的背影。


来人动作利落地出拳收腿,笔直的手臂划破空气,快准狠地瞄准对方的弱点,一击必杀。


不到半分钟,对方就躺了一地。


孙翔模模糊糊地看到对方转过身来,那人的头发就像头顶的夜幕一样漆黑,却带着不可抗拒的凌厉气势。


孙翔恍惚之间听到了自己十五年来单一重复的日子被敲得支离破碎的声音,这个看不清容颜的人带着刺眼的光芒,仿佛要把这些灰暗的日子烧尽一般,势不可挡。

                                                                                             —TBC—

总算赶上我的份的百日了,这个脑洞是和轮子聊天的时候想到的【我还不会圈人啊!!!】

想看一个好好学生的翔翔和大佬风范的周泽楷【bu


占tag抱歉QWQ
简单粗暴百粉点文,这里写周翔和昊翔!!来个妹子点梗√顺带着七夕的贺文写两篇。在评论里挑两个梗写:)

如果没梗我就只好自己想个七夕虐狗的梗了。

【周翔】游乐园

孙翔摘下头套长叹了一口气。

旁边一个企鹅扮相的人转头看了过来,孙翔瞥了他一眼,哼地转身向身后的长椅走过去。


距离他们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过去三个小时了。

孙翔把头套靠在椅背上,艰难地把湿透了的右手从连体衣里伸出来擦了把额头。


刚来到这个世界时,孙翔和周泽楷两人还没从穿越后带来的眩晕感中回过神来,就被顶着鸭舌帽的青年拉进了小黑屋。

被告知他俩是游乐园的员工时,其实孙翔是拒绝的。

开什么玩笑?!!!

提问:游乐园最多的是什么?

回答:熊孩子!

对,孙翔实在无法想象在一堆熊孩子之中怎样才能存活一整天,想他二十岁的大好年华,正值青春年少,理应跟恋人手牵着手甜甜蜜蜜腻腻歪歪地在游乐园过上浪漫的一天,谁要跟熊孩子一起看小熊维尼和他的小伙伴们啊!!


孙翔的恋人现在就静静地站在他身后。


周泽楷伸手碰了碰孙翔的手,被躲了过去。

周泽楷在心底长叹一声,果然这家伙还在闹别扭——

事到如今也就一个字——哄,也多亏孙翔这个性子,直率丝毫不做作,想说的想做的,一切都写在脸上,虽然有时生起气来有些莫名其妙,倒也是个好哄的主。


这边周泽楷还在思考着给孙翔顺毛的策略时,孙翔不干了。

“你胡说什么?!我什么时候就成你们家员工了??不干!!坚决 不干!!。”孙翔甩手就要出门。

周泽楷一把抓住孙翔的手,伸出食指在他的手掌心里写着什么。周泽楷指甲修得整齐,划在手心里就好像猫咪软软的肉垫抓挠着。孙翔被他搞的顿时软了下来。他能感觉到周泽楷在手心里写下两个字“别急”

孙翔挠挠脑袋,扭头看他队长,虽有不解但本着自搭档以来建立起的信任他还是保持了沉默。

周泽楷走上前去,低声跟面前的青年交流了几句,青年倒是面露为难地看了周泽楷一眼,后而转身为周泽楷打开了另一扇门。

周泽楷转身交代了句别乱跑就跟了进去。

孙翔忿忿地踹了角落的凳子一脚,心里暗骂说周泽楷你很好啊,当初说好并肩作战,现在又留我一个人,你行。


没过多大功夫周泽楷就推门出来了,怀里还抱着两件黑白相间的衣服,对着孙翔说换上。

周泽楷看孙翔又要发作,低声在他耳边说了句“听我的。”周泽楷知道孙翔一向对他有毫无保留的信赖,他们即是情侣又是并肩的战友,怎么有理由不去信任彼此。

果然孙翔瞪了他一眼,夺过衣服就往标着换衣间的房间里钻。

周泽楷面向着换衣间的方向笑了笑,转身走向另一间。


于是就变成了眼前的状况。

孙翔靠在游乐园的长椅上手套着企鹅状的连体衣,伸出“鳍”不停地往衣领里扇风,一副舒爽的表情。

刚摘下头套的周泽楷好笑地看着他,也走了过来。

周泽楷擦了把汗也坐在了长椅上,转过头看他。

孙翔不在意地接着扇扇扇。

周泽楷缓慢地从衣服里掏出小风扇,在孙翔不时往这瞟的目光中递了出去。

孙翔从周泽楷手里抢走小风扇打开电源,清风拂面,虽然额角的汗水依旧不停地往下淌,却也比刚才好多了。

孙翔瞟了周泽楷一眼,看到他脸颊流下的汗水,把小风扇的角度偏了几分,看着他鬓角汗湿的发丝被风吹得扬起才心安理得地闭上眼睛一副享受的模样。

周泽楷把他这些动作尽收眼底,眼角含笑地盯着抱在手里的企鹅头套。


游乐园人来人往,欢乐的气氛萦绕在整个场馆,来往的人面上带着喜悦,儿童们一手牵着各色的气球,一手牵着父母的大手,不知道说了什么好笑的事或是父母答应了什么样的请求,又或者被整个活跃的氛围带动起来。在游乐园里,不由自主就被这样的笑脸吸引,回过神来发现自己不知什么时候嘴角也染上了喜悦。

除了一种情况。

孙翔手足无措地看着眼前哭闹不停的孩童,想着伸手递给他气球逗他开心却发现手里的气球早就发完了。他急忙掏起了口袋却发现口袋里的糖果也不知什么时候派发完毕。

孙翔这下慌了。

他本就应付不来小孩,从父母那听来自己儿时很早就不再哭闹,即使走在街上不慎跌倒,也只是抹抹鼻子上的灰自己爬起来接着向前蹒跚着行走。也是得益于自己不服输的这种性子才能在那个人才济济的联盟里摸爬滚打,跌的一身尘土却也还能拍拍衣裤站起来接着向前。

周泽楷走到他身前蹲下身来,变戏法似的从口袋里掏出几种颜色的糖果递给不停哭闹的孩子,一边安慰他一边问他发生了什么。

男孩逐渐停止抽泣,断断续续地说着自己跟父母走失了。

周泽楷了然于心,便哄他说“跟哥哥走,找妈妈去?”

男孩霎时眼睛一亮,却又想起什么,摇头拒绝了他”妈妈说,不能跟陌生人走。。。。“

这回轮到周泽楷手足无措了。

孙翔套上企鹅的头套,向小男孩摆摆手,伸出两只鳍就把男孩抱了起来,在头套里闷声说”跟我走好不好,我可是帅气的帝企鹅!!“

男孩被突然抱起来吓得惊呼一声,却又被企鹅扮相的孙翔逗得咯咯直笑。


待到孙翔带着小男孩找到他的父母的时候,太阳已经开始向地平线缓缓落下了。

孙翔还套着他一身的企鹅衣服,看着男孩牵着父母的手走出游乐园的背景,还时不时跟他挥挥手告别。

周泽楷站在他身旁静静地看着,等到男孩和他父母的身影隐没在即将落幕的天色中的时候,他拉起孙翔的右手,拽着他往游乐园外跑去。

”等等,周泽楷你发什么神经。。。。“孙翔右手被他扯的生疼,想挣开他却发现根本挣脱不开。

周泽楷好像没听到他说的什么似的,依旧拉着他。

他们一路跑过游乐园的大门,在路人惊奇的眼光中沿着游乐园门前的小街一路奔跑,身旁是匆匆而过的植被,耳边是呼啸着擦过的晚风,入眼的全是染上夕阳色彩的云层。


周泽楷停下的时候,天已经渐渐黑了下来。

孙翔跟在他身后停了下来,他俩还套着企鹅形状的卡通衣服。由于衣服的限制,两个人根本跑不快,就好像跟真的企鹅一般,迈着小短腿一溜小跑,滑稽又可笑。

孙翔摘下头套正打算斥责周泽楷没事发什么神经病,还要带着他一起,却发现周泽楷早就坐在了他身前的地方。

周围是一片河堤,并没有什么行人经过,四周也是静悄悄的,偶尔有几声虫鸣,而后归于平静。

孙翔倾斜着身子滑下河堤,在周泽楷身边坐了下来,随手把企鹅头套放在手边,转头看周泽楷。

周泽楷伸手握住他的手,隔着两层布料,周泽楷依旧能感受到手里的温度。他汗湿的头发还粘在额角被远处游乐园的灯光照的闪闪发亮。


孙翔多的是话想问周泽楷——为什么不带他一起出勤,为什么在那个屋子里把自己扔下了。

但是他问不出来。

孙翔生来就是个骄傲的人,听过赞美也收下过讽刺。这些不过是身外之物,他总是看看,然后一笑而之。

只有周泽楷,他们俩的关系里掺杂了太多东西,他们是恋人又是搭档,是朋友又是队友。

孙翔以为自己理所应当是站在周泽楷身边的人,他是最锋利的矛,是为队友扫清一切障碍的矛,因此锋芒毕露。

他低头沉思了几分,然后抬起头来,”周泽楷,我。。。。。“

话没出口就被周泽楷堵了回去——周泽楷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周泽楷一字一句地说:”听我说。“

看到孙翔首肯之后他才接着说,

”孙翔,你很强。“

”你是我见过,最强的战法。“

”和你在一起,很开心。“

”我们是,最佳搭档。“

周泽楷不紧不慢地说着。

孙翔呜呜地反抗,想从嘴里蹦出点什么。

周泽楷捂得更严实了。

他说“孙翔,我喜——”

剩下的话语被漫天的烟火吞噬了。


游乐园刚刚拉开夜晚的帷幕,灯火通明。一束束的烟花从游乐园里窜上夜空,再绽开绚丽的花朵。炸开的烟花零零碎碎地落在四周,衬得周围的星辰黯淡无光。

孙翔看着周泽楷被烟花映亮的半边脸,看他深邃眼里藏着的万千星辰,想着就算没听到刚刚那句周泽楷说的什么也值了。

周泽楷看着烟花在孙翔眼底绽开的细碎光芒,低头吻了下去。


他们在盛世的烟火下接吻拥抱,他们本就是天造地设的搭档——他们并肩作战,以锋利之矛破开一切防御,以冰冷子弹击败一切对手。


何其幸哉。

                                                                                           —END—

QAQ因为家里人生病住院忙的头都大了。还好赶上了今天的份。

下一棒接好√

[自己都不知道在写啥了,就像写写少女心爆棚的东西想来想去就只有游乐园了,这种少女漫的风格一点都不适合双一好嘛!!!]

一个印量调查

妹子们不来来看一眼吗,炒鸡可爱的qwq

轮子doge:

占tag抱歉啦


我之前说想做一个周翔的卡套给自己用,多做几个抽三个妹子送。收到评论问我开通贩吗?于是做了这个印量调查


走这儿~http://app.askform.cn/6a2700e7-1059-4fdd-beaf-8d8495e1f0ac.aspx?Type=2


我最近不在家..在补课中,没有板子,大家先看着手绘稿将就一下……我¥%……&*抱歉啊啊啊!!!!!


我没做过这个现在好方……在上一条lof回复我的那三个妹子按照之前说的不变哦^ ^


如果有啥建议的话,大家一定要在评论里告诉我啊!!


如果没人...就当我没说……

【九月百日♂孙翔活动征集】

有爱的妹子们快来参加啊!!= ̄ω ̄=

百日♂孙翔:

麻烦大家点个小蓝手帮扩散下啦谢谢///3///


活动以孙翔向为中心,目的是同好交流,促进产出,百天不断粮,艹哭孙翔翔。






活动时间:08.25-12.02


本次征集时间:09.01-09.30




要求:




1.欢迎所有孙翔向同好参加!




2.接受一切孙翔受向CP(一对一/NP/all向),允许性转/BG/卡拟,可有少量副cp/原创角色存在,拒绝逆cp,拒绝贵乱。




3.创作形式:


※文章单篇字数要求2千以上,可独立成篇,可为连载文章节。


※图可单图或漫画。


※其他创作形式不限制,如cos/手书/翻唱等,明显为孙翔受向即可。


[PS:建议参与百日的连载文在自己百日当天文章前附上前文链接。不强求。]




4.百日格式:


自己百日当天打上 百日♂孙翔 tag,在文前打上[百日孙翔Day--],--为进行天数。




5.参与方式:


私信此博/加入活动群460748181,告知参与形式及可选择参与日期或日期区间,一人可选多天。


每日发布时间不限制,请尽量早于当天22:00。


有突发情况请尽早告知,以便补缺。






有任何问题可私信此博030

【周翔】一枚硬币 03[完]

周泽楷单手关闭闹钟,眯着眼看手机屏幕暗下去。


窗外清晨微弱的阳光透过窗帘投进来,房间角落细微的灰尘在光束里起起落落,床头小台灯下面还放着一个空杯子。


时间还早。


周泽楷不紧不慢地穿上衬衣,洗漱完毕后开始享用早餐。


周泽楷咬着煎蛋看着杯子里牛奶发呆,窗外阳光正好。


当周泽楷穿戴整齐地走到地铁站口时,远远就看到那台自贩机前蹲着一个人。


熟悉的人,熟悉的景,只是这次傻了眼的却是孙翔。


孙翔蹲在自贩机前揪着自己的头发,周泽楷眉头一皱,几步走到孙翔身边,弯下腰拍拍他的肩。


“有事?”周泽楷垂眼看他。


孙翔显然是没想到有人会上来问他,愣了一愣,才反应过来“哦,今天忘记带纸钞了。”他唰地站起来,双手抄进口袋,对周泽楷笑笑,“没事,就是嘴里没啥味道,忍过这几站路到我工作的地方就好啦。”说完还咂咂嘴。


孙翔转身朝地铁站方向走去,周泽楷掏出皮夹,从里面抽出纸钞就朝孙翔递过去“这些,够吗?”


孙翔被他突然地这一出吓到,惊诧地看他,转而摆摆手说不用。


周泽楷平时安安静静不怎么说话但拗起来却是谁都阻止不了,本就亏欠他一份人情,虽说自己愿意跟孙翔纠缠下去,可又不愿看见他眼底的小失落。


于是周泽楷追上去,挥舞着纸钞就要往孙翔手里塞。


就在指尖与指尖相触的瞬间,熟悉的麻痹感却随之袭来。孙翔甚至被静电电得嗷了一嗓子。他蹙着眉回头看看周泽楷,又看看他手里攥着的纸钞,明白了。


孙翔小声地说了句谢谢,捏着纸钞的一角把它从周泽楷手里抽出来,又回过头来问周泽楷没事吧。


周泽楷好笑地反问“你没事吧?”明明刚才这个人反应比他激烈得多好吗。


孙翔挥挥手“不在意啦,小小静电能难倒你翔哥?”


地铁还没到站,周围是熙攘的人群,学生们狼吞虎咽地吃着早饭或者捧着本书念念有词,上班族不时低头看看腕上的手表又抬头急躁地看向地铁进站的方向。


孙翔捧着罐热牛奶,看着人群发呆。


周泽楷坐在他身旁,侧过目光看他发呆。


热牛奶在寒冷干燥的空气里晕出一片白雾,悠悠转转地从罐口溜出来,又在空中化开。


周泽楷想起什么似的问他“这个,很喜欢?”说完指指孙翔手里捧着的牛奶。


孙翔一时没从走神里回过来,头都没回地看着人群,回答道“嗯,不是。我就只是为了换点硬币。”


周泽楷不解“为什么?”


孙翔抽出一只手把玩着手里的硬币,转回头来看着周泽楷“其实吧,我特别怕静电——”他露出几分骇人的神情,像在讲着什么鬼故事一样,“你知道冬天的静电多可怕吗!噼里啪啦的。后来有人告诉我,手心里攥着一枚硬币就能导掉静电。我试了试,还真就没有静电了,然后我就一直这样出门前攥着个硬币。”


周泽楷确实没想到事实这样的,他看着孙翔冻得有点发红的鼻头,还有嘴里呼出来的热气,忽然就想伸手摸摸他的头,再把他冰冷的手握在自己的手里。


但这仅仅也只是想而已,周泽楷没有任何理由也没有任何身份去做这些事。


周泽楷只好冲他点了点头,不知道是想表达什么。


列车已经进站,他们俩同时起身,孙翔转身把喝空的罐子投进垃圾桶,和周泽楷对视一眼,走上了地铁。


周泽楷已经有好几天没有见到孙翔了,路过家门口地铁站前的自贩机的时候,总是会留意一下会不会有一个人,他总是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他有高挑的个子却会选上一罐热牛奶,他会在单手拉开环扣之后狠灌一大口再重重地叹一口气。


周泽楷这才意识到他和孙翔的联系也就仅仅是这个地铁站,这个自贩机甚至只是一枚小小的硬币,没有任何联系方式,对方的地址,工作一概不知。若是命运一概的东西阻止他们俩见面,他们大概是永远见不上一面了。


周泽楷又回头看了一眼自贩机,把它微弱的光芒映在眼底,转身刷卡进站。


命运什么的,可以靠人力改变啊。


孙翔无奈地看着自贩机上方显示的停止找零,翻了个白眼。


他想换个零钱就这么难吗?!!!内心咆哮的孙翔拍拍屁股打算站起来。


一刹那他的感官被放大了,人群的嘈杂,空气的寒冷,还有紧贴脸颊的温热。


他回头一看,周泽楷正站在他身边,一手拿着罐装牛奶,嘴角含笑地看着自己。


周泽楷对他说伸手,孙翔听话地伸出了右手。


落在掌心的是一个温热的物体,还带着人体的温度,暖暖地贴在冰凉的手心。


握着它就好像能感受到周泽楷的体温似的,暖流源源不断地从手心传来。


孙翔不禁攥紧了这枚硬币,就好像抓住了什么飞快流逝的东西一样,牢牢紧攥在手心里。

                                                                                        —END—

;A;总算是完了。一个短篇我也能拖这么长时间我简直想打死我自己xx

接下来的新坑还没决定——最近就缓慢地更着小短篇练手。

顺便我得回去看看拐角的剧情太久没写我快忘了【好意思说哦xx

【周翔】一枚硬币 02

周泽楷一向是守时的人。


公司每个月的全勤奖铁定归他的那种。然而百密总有一疏,比如今天早晨。


当太阳已经从窗外投进周泽楷整洁的卧室,他揉揉杂乱的头发,睡眼惺忪的从被窝里探出手来去摸床头的闹钟的时候,已经是七点一刻了。


周泽楷迅速刷牙洗脸,收拾好一切之后带上门向着地铁站一路狂奔。


到了地铁站口,周泽楷傻眼了。


他一摸口袋发现月票卡落在家里了,搜遍了全身的口袋竟然没找到一枚硬币。


看着身边走过的人流秩序井然地刷卡进站,周泽楷暗暗责备自己的粗心,提着公文包无措地站在地铁口。


一瞬间他像想起什么似的向站口的自贩机方向迈出了一步,却不经意看到一个熟悉的影子。那个人站在自贩机前轻车熟路地塞进一张纸钞,按下按钮,蹲下身来伸手去取罐装饮料。


孙翔站起来单手打开罐装饮料的拉环,仰起头灌了一口,擦擦嘴角去接找零。


硬币掉落的清脆声响从机器里传来,孙翔抓过硬币转身正打算进站,一眼就看到了站在身后一脸无措的人。


好像是叫,周泽楷,对吧。


确定了来人的名字,孙翔向他笑笑,几步走到他身边,拍拍周泽楷的肩,问道“周泽楷!好巧,你怎么了?”


周泽楷惊异这个只有一面之缘的人竟会关心自己,没踌躇几下就向他交代了情况。


孙翔蹙起眉,低头看了看自己手心的硬币,面上露出为难的表情。又像做出什么重大决定似的把右手递了出去“给你拿去吧,工作别迟了哦!”


周泽楷连拒绝的机会都没有,就被塞进了一手的硬币,一抬头孙翔只留了个背影给他,就刷卡进站了。


周泽楷捏着手里的硬币小心翼翼地投进机器里,买票进站。


于是时针指向数字八,分针向着十二重合的时候,周泽楷险险踩着点进了办公间。


午后,坐在对桌的江波涛打趣说小周居然也有一天会踩着点进办公室,周泽楷笑了笑没说话,心里却在盘算着明天能不能见到孙翔。他一向对所谓人情避之不及,对于孙翔这种只有一面之缘的陌生人,若是没有昨天的契机,大概也只与擦肩而过的普通人无差。


但他不想跟孙翔只有一面之缘。


翌日,孙翔一如既往地来到地铁站口,一如既往地掏出纸钞塞进自贩机,一如既往地按下按钮,一如既往地单手打开罐装饮料的拉环。


周泽楷跟在他身后看得分明,这个一米八五的大男孩居然喝的是牛奶?!!!——还是青少年型的。


发现了这一点的周泽楷莫名觉得眼前的这个人怎么有点可爱哦。


孙翔丝毫没有被人窥视的自觉,抓了找零就要刷卡进站。


周泽楷出声喊下了他,孙翔转过头来眼里满是惊奇“怎么这么巧啊!”说完他笑着打量了周泽楷一眼,“你该不会跟踪我吧?“


周泽楷实在跟不上他的脑回路,叹了口气“还你钱。”说着递过去已经在掌心捂热的几枚硬币。


孙翔不在意地挥挥手“这几块钱不用还啦,就当我交你这个朋友。”然后转身就要过地铁的闸口。


周泽楷看他又要走,心里一急就去拉他的手,一把握住。


孙翔条件反射一般地把手抽开,惊异地看看周泽楷,又看看自己刚刚被握住的手,低声地自言自语“没有。。。”


周泽楷不解“什么?”


孙翔看周泽楷的目光简直是在看外星人,他就这么直愣愣地看着周泽楷把硬币塞进他的手里。


孙翔攥了攥手里硌人的硬物。


还是温热的。

                                                                                        —TBC—

二更!!qwq

明天完结 QUQ


【周翔】一枚硬币 01

孙翔是很怕冷的体质。

偏偏S市的冬天是那种透入骨髓的湿冷,从指间入侵到全身,冷风拂面就

会带走全身的热量。

孙翔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地走上地铁,背后寒风袭过不禁打了个哆嗦。

他又收紧了胸前的拉链。

地铁内微暖干燥的空气让他感觉重新活了过来,周围人辐射出的温度也让被冻僵的身体多少有了动力。他轻微地活动活动身体,右手攥起。

他本身就是个高挺的人,一米八五的身高给了他俯视人群的资本,他把全身重心放在了右脚,左手只是轻轻抬起就能轻松抓住吊环,看着地铁飞快掠过一个接着一个的月台,嘴里哼着轻快的旋律。

地铁广播尽职地报出下一个到站处后地铁突然一个急刹,孙翔重心不稳,摇摇晃晃地伸出右手去抓上方的吊环,原本被攥在右手手心的东西就直直掉了出来。

"当——"地一声。

是很清脆的硬币掉在地上的声音。

孙翔站稳了身形,正蹲下身子准备伸手去捡那枚硬币,一只手已经覆盖在了硬币上方。

于是不可避免地,孙翔来不及收回的右手就撞上了那只伸过来的手。

霎时间细小的电流流过手指,轻不可闻的"噼啪"一声,两个人同时撤回了伸出去的手。

冬季的常客——静电悄无声息地来到,又悄无声息地离开。

孙翔看着刚刚静电流过的手指,抬头看了一眼另只手的主人。

对面的人黑发黑瞳,高挺的鼻梁把恰到好处的五官连接在一起,面部的线条沉稳分明。这样一个人就算是把他扔进人堆里也是能一眼就看出来的那种。

孙翔眼明手快地拾起躺在地上的硬币,抬眼对那人尴尬地笑笑,拍拍衣服下摆站了起来,顺手把还蹲在地上的人拉了起来。

那人顺势站了起来,提提手中的提包,倒也是在身高上不输孙翔多少的挺拔身形。

孙翔攥攥汗湿的手心,朝男人抱以感谢的笑容”刚刚谢谢你啦。“

”不谢。“男人言简意赅地回答。

孙翔以为男人并不领情,也没说什么,转过头去不再看他。

周泽楷一脸不解地看着面前这个男人好像闹别扭一样转过头去,自己本来就不善言语,能少说一个字就少说一个字,怎么这个人脾气这么大。

”周泽楷。“他轻声地说了一句。

孙翔动动耳朵,猛地转过头,先是惊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理解了这人在做自我介绍。

”哦,我叫孙翔,刚才真是谢谢你啦。“本着向自己示好的人绝对要保持友好的态度,孙翔笑着再一次道谢。

这次周泽楷反应更冷淡了,只是点头示意。

孙翔却没怎么在意,嘴角含笑地看向车窗玻璃外面飞快闪过的灯光,攥紧了静静躺在手心的硬币。

                                                                                         —TBC—

好久没更文了放假一个月在家吃喝玩乐

这次开了一个新坑(其实只是一个短篇。)

短篇缓更着要开始坑长篇的文案了。。。进度会比较慢——欢迎来吊打催更